文字作者/子博管理员:salogel
主页A子的插花脚本麻麻。
转载请留言。

BE特长生。爬墙用飞的。
传说系列
目前革命姬VVV

哦哦哦哦哦我简直sb的有一套!密码写在为知里忘记同步了!

我们学校的篮球社和田径社打起来了 【上】

主题: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我们学校的篮球社和田径社打起来了!!!!


今天下午!!楼主学校的!!篮球社!!和田径社!!!打起来了!!!

大混战!!!

萝卜与自行车齐飞!!!

光束剑共小手枪齐色!!!

太热闹了让楼主先喘口气。

№0☆☆☆= =于2014-1-22 15:00:03留言☆☆☆


楼主学校是叫湘North吗?……

№1☆☆☆= =于2014-1-22 15:08:20留言☆☆☆


湘North是真实系,打得那么热闹只有【哔】凛和帝【哔】等我不往下列举了大家都懂。

№2☆☆☆= =于2014-1-22 15:16:08留言☆...

千亿星辰之外

  我的名字叫Haru。

  我是第三银河帝国的皇帝。

  我是帝国英雄的克隆人。


  流木野和小晶她们一直称呼我为“陛下”,只有艾尔艾尔弗叫我Haru。他把我从时缟博士的研究所里带出来以后,艾尔艾尔弗一直叫我Haru。

  艾尔艾尔弗和流木野问我要不要做皇帝,那时候还不明白“皇帝”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看到艾尔艾尔弗我就有很舒服的安全感。小晶说这叫“雏鸟情结”,初生的幼鸟把第一眼看到东西当成妈妈。

  我从来都没想过让艾尔艾尔弗当我妈,虽然他的确跟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


  紧接着我被迫参加艾尔艾尔弗开设的私人魔鬼学前训练班,基础训练阶段就被整得生不如死,艾尔艾尔弗恨不得把评...

DARK RIVER 5-完结

   第五章 5


  当一切都冷却之后,天色已经渐沉。艾尔艾尔弗安置时缟晴人睡下,自己匆匆清洁完毕,换好了制服又准备出门。


  他本意是想向贵生川借辆车,挂上电话不久,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开着痛得花里虎哨的家用两厢车飞奔过来。那个学生说贵生川老师千叮万嘱,不管艾尔艾尔弗去哪儿,一定要亲自把他送过去。


  艾尔艾尔弗推脱不掉,只得坐在副驾驶位置给司机指了路。


  他要去的地方是时缟宗一的研究所。


  战后,艾尔艾尔弗联系了多尔希西的王族,把自愿囚禁在地下室的时缟宗一强制转移到模组77。对时缟宗一来说,囚禁在多尔希亚还是自由地生活在吉奥尔都没什么区别,哪方能提供给他资金...

DARK RIVER 3

  艾尔艾尔弗被贵生川巧抓到现行时,他左手小臂的第四条刀口流出的血正顺着手背,一滴滴打在医院的地板上。


  贵生川问,照你这么喂他,每天100cc,你们俩能活多久。艾尔艾尔弗居然板着脸极其认真地回答说35天到40天。贵生川一声长叹,回去抱来了一本档案,里面记载着出发去地球前,时缟晴人的测试数据。


  两个人又拿着医院的观测数据一阵计算,得出结论还是和以前差不多,四天补充一次符文就可以满足生存基本需求。急性符文不足的情况下可以用血液来解燃眉之急,别的时候普通方法补充就够了。


  艾尔艾尔弗问贵生川普通方法是什么方法,物理老师结巴了一阵没说出来。艾尔艾尔弗是个聪明人,他立刻想到时...

最近捉捉捉。占时关闭。请谅解。

DARK RIVER1-2

  艾尔艾尔弗并没有想到连坊小路里见会在这个时候举行婚礼。


  对外和101评议会的战火渐消,于内模组77的基本功能刚刚修复,连坊小路就跑来找他,请他做证婚人。


  艾尔艾尔弗一愣,他原想问你才18岁现在结婚会不会太早,转念一想,对他们这一群人来说,幸福也许只是不经意间昙花一现,要豁出命才能握在手里,于是笑着应了一声恭喜。


  会场里只穿过制服和驾驶服的女孩子们打扮的繁花似锦,点缀得远道而来的阿德莱伊王子殿下倒像是万花丛中一片叶。艾尔艾尔弗知道,阿德莱伊也是撑得起大场面的人物,只是现在被身着盛装的女武神逼得节节败退,完全不敢抬眼看对方如石膏光裸圆润的肩头。他饶有兴趣的围观了一...

你看那傻白甜的银三帝国

        第六册 双皇子


    第一章 


  话说战火总有平息的一天,后来被尊称为魔使大人的时缟晴人和他的小伙伴们趁着兵强马壮建立了庞大的银三帝国。


  完全没有自觉的时缟晴人顺应众人推举当了皇帝,有空就带领着威震四海的黄金七人开着vvv去到国界线吓唬吓唬有点什么想法的外人。


  开国元年,银三帝国有了一位皇子。后来按顺序被称为大皇子的孩子在少年时代便展露出另人瞠目结舌的身体素质,毕竟在大皇子-1岁到0岁之间,经历了单机突入大气层、潜水作业、抢占军舰、爆破敌方据点等高强度作业,甚至到了六个月时母体还以为只是简简单单的吃胖了——当时时缟晴人原话

月亮的里侧

  “这次就讲恋爱的故事吧!”


  贵族打扮的孩子翘起脚,漂亮的靴子下露出莲藕般粉嫩的小腿。


  “恋爱的故事吗?”


  坐在一旁的男人故意做出用力思考的模样,在200多年的记忆里挖掘模糊不清的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最遥远的北方的国度里,有一位美丽的公主。公主有一头比金子还耀眼的长发——”


  “‘金子’是什么?”


  “呃——就是一种黄色的重金属。”


  “那就是黄色长发的公主咯。”


  “继续继续。”孩子拍了拍座椅的扶手。


  “——公主有一头比金子还耀眼的长发,和星星一样美丽的眼睛——”


  年幼的听众突然不顾形象笑得前仰...

最遥远的银河

  多尔希亚一直在下雪。


  晦暗、阴冷的雪粉撞在身上,由脚到头一层一层,织成细密的裹尸布。随后有云飘过,撒下大朵大朵柔软的雪花。


  他觉得自己这十七年间一直都在死的途中,或者已经死了,只是未能察觉。就像雪花穿透了高耸的云杉和倔强的冬青,接着穿过了他的身体。


  原本灰蒙蒙的天空和包含水气的阴云都消失了,多尔希亚的尖顶宫殿也粉碎在洪流中,包裹着他的成了空旷、幽深的宇宙。钻石形状的模组出现在视野边缘,然后飞速扩大。引力捕捉住他的身体,将他从失重状态中用力扯下来。在失坠的眩晕中,他感觉自己喊了某个人的名字,向那人伸出了手。


  “艾尔艾尔弗……”


  “艾尔艾尔弗…...

【TODR/TOD2】【没写完】

如果我可以跨过,比海洋更幽深的死亡。

他醒来的时候是早晨,破晓的晨光和金发少年的酣声一样扰人清梦。圣少女继承的秘技“死者之觉醒”尚未习得精髓,羞赧地举着平底锅不知所措,双马尾的泼辣姑娘已经支起炉灶准备早饭,银发青年就着溪水擦拭战斧,天才科学家按照惯例不知所踪。

距昨天只差了几个小时,又或者是死寂中遍历了六千多个黑夜。
被迪姆罗斯切开的伤口还未愈合,旅行已经再一次开始。

“爸爸是什么样的人?”黄金刺猬头摇着脑袋,除了睡着,不对,是连睡着时都吵得不得了的少年追在他身后发问。“呐,裘达斯,我爸爸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认识他的时候爸爸就已经是英雄了吗?四英雄平时都做什么?是不是一开始就准备好了拯救世界?”
怎么可能...

【黑色心脏】Beyond the dream

  “凯文的嘴唇是什么感觉?”

  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听到亚道夫哥哥突然发问,我很失礼地将一口咖啡喷在树海帝的床单上。

  每次外出任务刚结束,我都打着汇报工作的名义光明正大地赖在哥哥的寝室过夜。哥哥似乎很喜欢我带回来的礼物,我斜倚在KINGSIZE的床上喝咖啡看漫画的时候,他正兴致勃勃地摆弄我从巴黎买来的木框拼画。

  “呐~扎克,和凯文接吻是什么感觉?”哥哥回过头,戏弄我一般挤了挤明亮的蓝眼睛。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制造的污渍,我侧身拉过床单盖住快要烧起来的耳朵。

  “那是工作需要吧老哥,再说了……”我假装完全不在意,打了一个大大哈欠,“那时候所有人看见的都是凯文化身后的小美人,哪个男人会想里面...

【黑色心脏】艾扎克日记

  2010艾扎克日记


  12月13日 晴


  傍晚从东京坐飞机到柏林。

  在飞机上度过9个小时后天还没完全黑,我不禁有些懵懂。来接机的哥哥和凯文好像早就习惯了我这付蠢样子,没寒暄几句就把我推上了车。

  能和哥哥一起坐在后座上说话实在是太高兴了!

  和半年前相比,哥哥看上去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当然也许是我们经常视频聊天的原因。

  但是进入灯火通明的市区后我才想到,让(看上去)只有15岁的凯文开车真的没关系吗?!知道我的担心,凯文摆出了“反正也不是被罚了一两次”的,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正在我为两个人的目无法纪感到头大时,凯文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着“差点忘了”,顺手扔给哥哥他刚刚还系着的...

【tov】psycho-pass 世界观neta

flynn=监视官

yuri=执行官


“来做执行官。”

在尤利以为将要在矫正设施里孤独终老时,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来做执行官。

不是“请成为执行官吧”这种低三下四的措辞,而是压抑着怒气的命令句式,他十分清楚青梅竹马这次是真的大动肝火。

“好麻烦。”

所以尤利·罗威尔翻了个身,只留下囚服的背面会客。

“尤利你到底明不明白,【不开高达就不会死|你给我滚】再这样继续恶化下去,只能一辈子被隔离在这里了!”

弗连·西佛监视官捶打着牢不可破的防护玻璃。

监视官是个英俊的青年, 有着打理整齐的金发和坦率的蓝眼睛,还有张叫人一见就充满好感的脸。

在尤利二十多年的记忆里,念叨着“要成为保护弱者的刑警”的弗连,...

【tov】Balance

他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抱起六七岁大小的孩童,小心翼翼地放在铺着绚丽织锦的床边。那孩子乌黑的长发在静谧的空气中泛着微光,柔软的嘴唇是淡粉色的珊瑚。然后他单膝着地,虔诚地亲吻着面前雪白的脚踝。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尤利?”

弗连·西佛喷着鼻血醒过来。

天色渐浅,灰蓝的雾气刚蔓延过窗台,虽然离预定晨练还有一段时间,弗连意识到在这个点钟再回去补个回笼觉已经太迟了。

骑士团这几天忙得死去活来。前任团长给天空捅了个窟窿之后索性撒手人寰,缝缝补补的后事一股脑全摊在代理团长头上。在这堪比寸金的休息时间,他居然做了春梦。

弗连懊恼地推开窗,凌晨凛冽的寒风和体内的烈火兵刃相接,一时间让人头痛欲裂。

……对象居然还是七岁的好友...

【tov】不许动

  这是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喊完“开始”之后,两人必须保持当前的姿势原地不动,谁先动算谁输。

  “都是小鬼头玩的白痴游戏。”少女魔导师傲娇地扔下定论。

  “那时候我连这种白痴游戏都赢不过咱们的弗连·西弗大人呐。”黑发的青年翻烤着为晚餐捕来的鱼,假装没有注意到旁边骑士投过来抗议的眼神。他碰了碰弗连的肩甲,示意骑士别坐在手边碍事,“这种事情还劳烦不到您来——喂艾斯蒂尔那个不能吃!”

  尤利·隆威尔赶在烧烤枝架上火堆之前从公主手里抢下一颗亮紫色的蘑菇,扔在篝火中看它烧得焦黑。

  “吃了这种色彩鲜艳的东西的话,明天所有人都可以躺在大道边抽搐了,直到最后长出浓密的紫色绒毛。”

  “尤利绝对是在骗人!”

 ...

© Blitz wendegern | Powered by LOFTER